上面还特意标明属于“物业唯一推荐、独家封阳

  东方网5月14日消息:拿到了保障房新家的钥匙,宝山大场镇祁华路300弄汇枫景苑小区的业主们满怀喜悦,可请来正规装修公司入户施工时,一支“专业敲墙队”拦在了跟前:“出去!全小区只有我们才能敲墙!”

  这个敲墙队头顶“汇枫景苑阳光钻孔工程部”的大名,在小区公共空地搭起了营业点帐篷。自小区去年底交房以来,“安营扎寨”并高价作业至今。一旦有外来装修队入户装修敲墙,便凶相毕露。

  本报新闻热线日前接到本市某建筑装饰有限公司盛先生(化名)来电,反映自己在汇枫景苑小区门口被“敲墙队”殴打。据盛先生回忆,4月29日14时左右,他和亲戚两人骑电动自行车,携带装修工具,持小区物业核发的出入证,欲进入小区为业主修整非承重墙。在小区门口,两人被保安拦下,被告知不能带上述工具入内。两人一边说明自己是装修公司的,一边掉头欲回。就在这时,不知从哪里冒出两名不明身份人士,对盛先生大声吼叫:“就这样走了?太便宜你了!小区打洞敲墙已由我们承包了,你们是故意来坏规矩的!”随后又冲过来一帮人,其中一名梳小辫子的男青年更是对盛先生拳打脚踢。小区门口一时混乱不堪,保安却在一旁视若无睹。

  盛先生的亲戚偷偷报了警。警察来了,见盛先生瘫倒在地,就请围观者一起将其扶进警车,并将一名打人者带走,“小辫子”男子却被留在原地。

  汇枫景苑是由上海申能汇枫房地产有限公司建设的大型社区,于去年12月31日交房。记者了解到,小区2400多套房中,除264套经济适用房外,其余属于动迁房。

  5月6日下午,记者来到汇枫景苑。花坛“小区平面图”边插着一块大牌子,上面是鲜红的大字:“汇枫景苑专业敲墙、钻孔”以及孙、胡等人的手机号。一行小字提示:本摊位搬到1号楼门口。

  记者右转20多米,紧邻1号楼门口有一个蓝色大帐篷。帐篷内摆着一张长桌和几把椅子,4人正在“驻守”。“他们垄断了小区内所有的敲墙生意。”一位居民私下透露。

  记者以业主装修名义上前攀谈。一人称,他们是专业敲墙队,小区内所有敲墙、钻孔只能由其作业。

  对方从长桌上的名片盒内掏出一张给记者,名片标明:汇枫景苑阳光钻孔工程部、上海颐伟发展有限公司等字样。记者随后进入市工商局网站“企业基本信息查询”栏,以及国家工商总局全国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查询结果均未找到该公司。

  盛先生称,他们为客户修整一块面积为1.9平方米的角墙(非承重墙),不过收取800元;可这伙“专业敲墙队”竟要收业主四五千元。如不顺从,非但装修工人将遭辱骂乃至殴打,业主家还会莫名停电断水。这些人还得意洋洋地说:“你们告也没用,我们都认识人!”

  记者在小区走访时,一说到“敲墙队”,很多居民愤懑、憋气:“这哪是敲墙,分明是在敲诈!”业主黄小姐诉说自家遭遇时满脸气愤,“还有居民被其‘敲’掉1.5万元。”

  不过,更多的业主偷偷地告诉记者:“敲墙队”晓得业主住址,除非搬家,否则一旦找上门来,性命交关,吃亏的只能是自己。

  业主罗先生不解:我刚在物业拿了钥匙,“敲墙队”马上就来问我是否要敲墙,你看这里面怪吗?物业要是与他们没关系,会让他们在小区内搭帐篷吗?

  记者随后来到小区3号2楼。上海申能物业管理有限公司汇枫景苑管理处物业工程部的工作人员称,物业并没有强制业主一定要选择上述“敲墙队”。

  记者问:无工商企业基本信息的企业为何能随便进入小区“安营扎寨”并招揽生意?对方没做进一步解释。不过,小区大门口保安却告诉记者,要敲墙,最好找小区内的敲墙队,否则他们无法保证外来装修队的安全。

  无论是小区门口祁华路上的马路装修队,还是附近丰宝路上多家门面装修公司,当记者以业主名义询问是否承接敲非承重墙一事时,全都摇头:“打死我也不进去敲墙!物业与小区内的‘敲墙队’都是一伙的。你抢他们的饭碗,他们会整死你的!”一位自称熟悉内幕的装修公司老板为记者算了一笔账:汇枫景苑小区2400多户业主,若全部装修完毕,小区敲墙队至少进账360万元。

  就大型保障房小区“敲墙”事宜,记者又走进锦秋路1061弄宝祁雅苑(南区)。记者在距小区北门保安门岗10米处,看见竖有两块牌子。一块是“物业推荐施工单位——上海冠恒管理有限公司”,业务除钻孔敲墙外,还涵盖了平面切割、垃圾清运、废品回收等。紧邻的一块是“上海影灿门窗有限公司”,上面还特意标明属于“物业唯一推荐、独家封阳台”。记者将两公司名称输入市工商局网站“企业基本信息查询”栏,搜索结果都未找到。

  记者从12345市民服务热线个月内,市民对小区“敲墙队”的投诉达30起,这一数字是去年全年的43%。据市民反映,上述“敲墙队”绝大多数盘踞在新建居民小区,尤其是经济适用房等大型保障房社区内。

  如嘉定安亭双浦路70弄花香澜庭有多位业主反映,墙只能由物业联系的“敲墙队”才能敲,否则物业不开具装修许可证。

  周浦镇周秀路398弄汇福家园是大型经济适用房,小区金玉兰物业与“敲墙队”以检查装修队是否有证为名,一起上门入室检查,还当场告知业主,小区敲墙钻孔业务已由“敲墙队”承包,必须由他们来作业。市住房保障部门给12345热线的回复中称,已要求物业整改。

  嘉定江桥嘉海雅苑同样属于大型保障房社区,内含嘉峪关路280弄、379弄、380弄等小区。业主反映,当地每个小区都有“敲墙队”,十分猖獗。入室打伤装修工人不算,还抢夺装修工具,事后要装修工人拿两条香烟才能“赎回”。

  早在2012年9月,市房管局发过《关于开展对强行垄断小区装修、敲墙业务违法犯罪行为专项整治工作的通知》,表示如发现物业服务企业、小区经理或保安人员不履行装修管理职责或与外来人员联手勾结非法牟利、侵害群众利益、威胁居民人身安全的,房管部门要在企业和小区经理诚信档案中予以记载,情节严重的要降低或吊销企业资质和从业人员执业资格。小区业主或使用人发现有强行垄断小区装修业务的,请拨打110。

  不过,一些市民向12345热线报警后,警方虽然很快来到现场,但少有下文。记者就汇枫景苑小区敲墙一事当天下午来到祁连派出所。窗口工作人员在电话联系所领导后,要求记者联系区公安分局政治处。区公安分局当天即与记者取得了联系,不过事隔一周后,也无回音。

  上海鼎力律师事务所所长赵山表示,“敲墙团伙”不法行为可能涉及强迫交易、寻衅滋事、故意伤害等罪名,如其不具备营业资质,还可能涉及非法经营罪。假如有证据证明物业人员参与其中的,物业企业、人员也将被追责。

  时隔不足4年,“敲墙团伙”再次成为扰乱城市管理秩序的毒瘤,显然与政府相关部门的管理缺位不无关系。专家表示,要铲除“敲墙团伙”的滋生土壤,亟待多方综合治理。

  东方网5月14日消息:拿到了保障房新家的钥匙,宝山大场镇祁华路300弄汇枫景苑小区的业主们满怀喜悦,可请来正规装修公司入户施工时,一支“专业敲墙队”拦在了跟前:“出去!全小区只有我们才能敲墙!”

  这个敲墙队头顶“汇枫景苑阳光钻孔工程部”的大名,在小区公共空地搭起了营业点帐篷。自小区去年底交房以来,“安营扎寨”并高价作业至今。一旦有外来装修队入户装修敲墙,便凶相毕露。

  本报新闻热线日前接到本市某建筑装饰有限公司盛先生(化名)来电,反映自己在汇枫景苑小区门口被“敲墙队”殴打。据盛先生回忆,4月29日14时左右,他和亲戚两人骑电动自行车,携带装修工具,持小区物业核发的出入证,欲进入小区为业主修整非承重墙。在小区门口,两人被保安拦下,被告知不能带上述工具入内。两人一边说明自己是装修公司的,一边掉头欲回。就在这时,不知从哪里冒出两名不明身份人士,对盛先生大声吼叫:“就这样走了?太便宜你了!小区打洞敲墙已由我们承包了,你们是故意来坏规矩的!”随后又冲过来一帮人,其中一名梳小辫子的男青年更是对盛先生拳打脚踢。小区门口一时混乱不堪,保安却在一旁视若无睹。

  盛先生的亲戚偷偷报了警。警察来了,见盛先生瘫倒在地,就请围观者一起将其扶进警车,并将一名打人者带走,“小辫子”男子却被留在原地。

  汇枫景苑是由上海申能汇枫房地产有限公司建设的大型社区,于去年12月31日交房。记者了解到,小区2400多套房中,除264套经济适用房外,其余属于动迁房。

  5月6日下午,记者来到汇枫景苑。花坛“小区平面图”边插着一块大牌子,上面是鲜红的大字:“汇枫景苑专业敲墙、钻孔”以及孙、胡等人的手机号。一行小字提示:本摊位搬到1号楼门口。

  记者右转20多米,紧邻1号楼门口有一个蓝色大帐篷。帐篷内摆着一张长桌和几把椅子,4人正在“驻守”。“他们垄断了小区内所有的敲墙生意。”一位居民私下透露。

  记者以业主装修名义上前攀谈。一人称,他们是专业敲墙队,小区内所有敲墙、钻孔只能由其作业。

  对方从长桌上的名片盒内掏出一张给记者,名片标明:汇枫景苑阳光钻孔工程部、上海颐伟发展有限公司等字样。记者随后进入市工商局网站“企业基本信息查询”栏,以及国家工商总局全国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查询结果均未找到该公司。

  盛先生称,他们为客户修整一块面积为1.9平方米的角墙(非承重墙),不过收取800元;可这伙“专业敲墙队”竟要收业主四五千元。如不顺从,非但装修工人将遭辱骂乃至殴打,业主家还会莫名停电断水。这些人还得意洋洋地说:“你们告也没用,我们都认识人!”

  记者在小区走访时,一说到“敲墙队”,很多居民愤懑、憋气:“这哪是敲墙,分明是在敲诈!”业主黄小姐诉说自家遭遇时满脸气愤,“还有居民被其‘敲’掉1.5万元。”

  不过,更多的业主偷偷地告诉记者:“敲墙队”晓得业主住址,除非搬家,否则一旦找上门来,性命交关,吃亏的只能是自己。

  业主罗先生不解:我刚在物业拿了钥匙,“敲墙队”马上就来问我是否要敲墙,你看这里面怪吗?物业要是与他们没关系,会让他们在小区内搭帐篷吗?

  记者随后来到小区3号2楼。上海申能物业管理有限公司汇枫景苑管理处物业工程部的工作人员称,物业并没有强制业主一定要选择上述“敲墙队”。

  记者问:无工商企业基本信息的企业为何能随便进入小区“安营扎寨”并招揽生意?对方没做进一步解释。不过,小区大门口保安却告诉记者,要敲墙,最好找小区内的敲墙队,否则他们无法保证外来装修队的安全。

  无论是小区门口祁华路上的马路装修队,还是附近丰宝路上多家门面装修公司,当记者以业主名义询问是否承接敲非承重墙一事时,全都摇头:“打死我也不进去敲墙!物业与小区内的‘敲墙队’都是一伙的。你抢他们的饭碗,他们会整死你的!”一位自称熟悉内幕的装修公司老板为记者算了一笔账:汇枫景苑小区2400多户业主,若全部装修完毕,小区敲墙队至少进账360万元。

  就大型保障房小区“敲墙”事宜,记者又走进锦秋路1061弄宝祁雅苑(南区)。记者在距小区北门保安门岗10米处,看见竖有两块牌子。一块是“物业推荐施工单位——上海冠恒管理有限公司”,业务除钻孔敲墙外,还涵盖了平面切割、垃圾清运、废品回收等。紧邻的一块是“上海影灿门窗有限公司”,上面还特意标明属于“物业唯一推荐、独家封阳台”。记者将两公司名称输入市工商局网站“企业基本信息查询”栏,搜索结果都未找到。

  记者从12345市民服务热线个月内,市民对小区“敲墙队”的投诉达30起,这一数字是去年全年的43%。据市民反映,上述“敲墙队”绝大多数盘踞在新建居民小区,尤其是经济适用房等大型保障房社区内。

  如嘉定安亭双浦路70弄花香澜庭有多位业主反映,墙只能由物业联系的“敲墙队”才能敲,否则物业不开具装修许可证。

  周浦镇周秀路398弄汇福家园是大型经济适用房,小区金玉兰物业与“敲墙队”以检查装修队是否有证为名,一起上门入室检查,还当场告知业主,小区敲墙钻孔业务已由“敲墙队”承包,必须由他们来作业。市住房保障部门给12345热线的回复中称,已要求物业整改。

  嘉定江桥嘉海雅苑同样属于大型保障房社区,内含嘉峪关路280弄、379弄、380弄等小区。业主反映,当地每个小区都有“敲墙队”,十分猖獗。入室打伤装修工人不算,还抢夺装修工具,事后要装修工人拿两条香烟才能“赎回”。

  早在2012年9月,市房管局发过《关于开展对强行垄断小区装修、敲墙业务违法犯罪行为专项整治工作的通知》,表示如发现物业服务企业、小区经理或保安人员不履行装修管理职责或与外来人员联手勾结非法牟利、侵害群众利益、威胁居民人身安全的,房管部门要在企业和小区经理诚信档案中予以记载,情节严重的要降低或吊销企业资质和从业人员执业资格。小区业主或使用人发现有强行垄断小区装修业务的,请拨打110。

  不过,一些市民向12345热线报警后,警方虽然很快来到现场,但少有下文。记者就汇枫景苑小区敲墙一事当天下午来到祁连派出所。窗口工作人员在电话联系所领导后,要求记者联系区公安分局政治处。区公安分局当天即与记者取得了联系,不过事隔一周后,也无回音。

  上海鼎力律师事务所所长赵山表示,“敲墙团伙”不法行为可能涉及强迫交易、寻衅滋事、故意伤害等罪名,如其不具备营业资质,还可能涉及非法经营罪。假如有证据证明物业人员参与其中的,物业企业、人员也将被追责。

  时隔不足4年,“敲墙团伙”再次成为扰乱城市管理秩序的毒瘤,显然与政府相关部门的管理缺位不无关系。专家表示,要铲除“敲墙团伙”的滋生土壤,亟待多方综合治理。

上一篇:秒速飞艇他们安装完柜体后 下一篇:是我们的追求目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