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性质肯定是不一样的

  本届青运会女足比赛设立了U16和U18两个不同的年龄组别,但U18年龄组颇为尴尬,因为U16年龄组的队员在两年后可以参加全运会小年龄组的比赛,而U18年龄组的队员届时将超龄,进入一线队由于年轻,又会显得能力不足。在马良行看来,本届青运会U18女足比赛的整体水平并不理想,正是因为各地方对于这支队伍建设的重视程度不够使然。

  如何解决这个问题,马良行认为还是应从国家体制上入手。例如可以在现有的女足小年龄组基础上增设U19或U20年龄组,或者在目前一线女足俱乐部下增设预备队,虽然可能需要地方体育局增加一些投入,但整体来看,既然U18女足队伍已经存在,再增加费用投入,设立一项U18适龄球员能够参加的比赛,例如预备队联赛等,其实并不是一件特别困难的事情。“现在的年龄组设置,之间的衔接可能有点薄弱。这是在设计时就出现的问题,让很多U18的女足队员在青运会后就没有踢球的机会了,如果像男足设立了预备队比赛,可能衔接得就相对好一点,对人才的充分发掘也会有好处。”马良行表示,中国足协应该在顶层设计方面更好地考虑到女足青少年各年龄段之间的衔接问题。

  对于女足后备梯队的整体发展问题,马良行认为并非说要抓紧,就能迅速解决的,也并不是单纯依靠扩大普及面、增加足球人口就能解决的问题。马良行坦言,推广校园足球等工作,目的是扩大普及足球,国外也是通过这种方式进行的普及工作,但要想从校园中培养出高精尖女足人才,还是有一定难度的。马良行表示,要从根本提高女足水平,仍需建立起一贯制的高水平青训体系。例如可以将好苗子放到俱乐部梯队中培养提高,也可以设立精英培训班或青少年培训中心,把好苗子集中在一起进行好的培养。“普及和提高,工作性质肯定是不一样的。大家分工不同,需要各自做好自己的工作。”马良行如是说。

上一篇:它的绘画价值更是巧夺天工 下一篇:了解当前以及今后的市场需求以及发展趋势秒速